零點看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說案談情 > 第一百零七章 大結局

第一百零七章 大結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t市近日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同上流社會來說算是大事,同平民百姓來說,頂多算是一件閑下來的時候,可以磕瓜子的事情。
  
  李氏集團的新任總裁被捕,除非法集資外,更是利用職務之便,做了許多了觸犯律法的事情,受牽連之人高達數百人,一時之間,人人自危,但凡與李氏集團有關的事情,避之不及。
  
  股市成直線式瘋降,幾乎在一夜之間,李氏直接破產,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人跑到警局,偷偷摸摸的將李氏集團的罪證交了出來。
  
  而那個人,正是夏曼之前的同事,孫小如。
  
  “我知道了?!毕穆鼟鞌嚯娫?,手指逐漸捏緊。又是一年秋季,窗外的那棵老樹掉光了樹葉,光禿禿的,莫名的傷感。
  
  夏曼嘆了一口氣。
  
  之前的電話便是孫小如打過來的,電話里,絲毫不掩飾她那報復后痛快的語氣,后來她說了很多很多,夏曼都是靜靜的聽著她說。
  
  她知道,自打自己離開公司之后,孫小如的日子并不好過,一直呆在那里,也不過是為了能夠看到李氏集團倒閉的下場。
  
  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孫小如興奮的說。
  
  夏曼嘆了一口氣。
  
  的確是沒想到會來的那么的快。
  
  手機很快又響了起來,夏曼低頭一看,是杜昀若。自打上次委婉的拒絕之后,杜昀若消失了好一陣子。
  
  夏曼心中惆悵,這會兒想也沒想便接了電話。
  
  “朱雪跳了執法車,”不等夏曼開口,杜昀若沉重的聲音自話筒那端傳來,令夏曼心中一緊,“她將警備人員抓傷,連至多所禍端,目前不知所蹤?!?br />  
  夏曼心中微沉,“朱雪囂張跋扈慣了,平日里磕到一點地方都會小題大做請私人醫生?!?br />  
  像這樣的人,會去哪里呢?
  
  夏曼沉默了一會兒,手機再次震動,卻是個陌生的號碼,夏曼瞳孔微縮,語氣急促,“杜隊,有個陌生電話接入,你稍等一會兒?!?br />  
  電話接通,那邊卻是傳來陌生的聲音,有些嘈雜,語氣急促,“喂,夏女士嗎?你爸爸不見了,好像是被人....啊,你是誰,你...”
  
  一陣嘈雜的電流聲傳來,電話瞬時掛斷,杜昀若道,“馬上出警力,你在哪里?”
  
  夏曼正要說的時候,手機卻被人拿走,轉頭便對上蕭懷瑾耐人尋味的黑眸,“將時間浪費在等待上面,杜警官還真是心大?!?br />  
  又來了!
  
  夏曼頗為頭疼,蕭懷瑾拉住她的手往外走去,在瞧不見的角度里,他唇角上揚,泄出一絲得意,卻未曾想,竟未逃過夏曼輕瞥過來的目光。
  
  
  
  ……
  
  
  
  朱雪大概沒有想到,這輩子會有坐進警局的一天,然而比起眾叛親離,更令她想不到的,接下來面臨的,將是無期徒刑。
  
  那是一種看不到天明的黑暗。
  
  她小的時候就是因為跟著那窮家庭過苦日子過怕了,好不容易傍上李江這個沒腦子的男人,好日子竟然就這么到了頭。
  
  “我拒絕任何提問,我要見我的律師!”鐵窗前,朱雪形色蒼白,神情恍惚憔悴不已,直勾勾的盯著鐵窗前穿著制服的警員,“我要見律師!”
  
  兩名警員只是抬頭看了她一眼,倒了杯水遞到她的面前,隨后會相繼走了出去,全程都沒有多說一句話。
  
  “喂,喂,你們去哪里,”朱雪站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了鐵窗欄桿,聲音漸高變了調,“我說我要見我的律師,你們沒有聽見嗎???”
  
  任由她如何拍打,那緊閉的大門依舊沒有開啟的跡象。
  
  而在另一個滿是顯示屏的室內,夏曼和蕭懷瑾將朱雪狼狽且歇斯底里的模樣,盡收眼底。
  
  夏曼目光平靜,偶有那么瞬間,眉頭輕微的蹙了蹙。
  
  說不清此刻的感覺是什么。
  
  蕭懷瑾將她擁在懷里,這個男人的懷抱的確很溫暖,強大,安全感爆棚。直至現在這個時刻,朱雪到底怎么走到這一步,她依舊不知道。
  
  夏曼抬起頭,撞進蕭懷瑾溫柔的目光里,她唇角微微一挑,心里的那些疑問好似在這一瞬間都消失了。
  
  她雖然好奇過程是什么樣的,但不必在于這一時去問個徹底,她相信,未來,還有大把的時間,由蕭懷瑾自己慢慢的告訴她。
  
  “呃,咳咳,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張啟陽搔了搔自己的腦袋,不經意接觸到蕭懷瑾冷漠的目光時抖了一下,硬著頭皮道,“小曼姐,那個,杜上司有通電話找你?!?br />  
  蕭懷瑾臉色一沉,“杜昀若?!?br />  
  “或許是學長有什么事,”夏曼安撫性的拍了拍他的手,挑起一抹溫和的笑來,認真的盯著蕭懷瑾的雙眼,“這里是只會辦公的地方?!?br />  
  蕭懷瑾臉上的神色稍緩,故又強作強勢,僵硬著嗓音道,“既然是辦公的地方,上司就是上司,把你在學校里的那些壞習慣都收起來!”
  
  學長學長的,他聽的怎么就這么的不順耳呢?
  
  “知道了,”夏曼低笑一聲,趁著張啟陽東張西望,掂起腳尖,附在蕭懷瑾的耳邊道,“我的老公大人!”
  
  蕭懷瑾心中一緊,只覺一股子麻意自腳底竄上了頭頂,像是喝了沉醉已久的紅酒,后勁還真有那么點兒上頭。
  
  心里癢癢的,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卻是已經跑遠了。
  
  “哼,”蕭懷瑾整了整衣領,咬牙低哼,“看我回去的時候怎么收拾你!”
  
  
  
  ……
  
  
  
  “喂,”夏曼接過電話,調整了一下呼吸,“杜隊,你找我?”
  
  電話那邊停頓了一會兒,傳來了杜昀若微緩而低沉的嗓音,“夏曼,有兩件事情,要跟你確認一下,你自己做好心理準備?!?br />  
  夏曼心頭一緊,“是?!?br />  
  “城東一條河里,發現兩具尸體,經過確認,”杜昀若頓了一會兒,繼續道,“是李子涵和季然?!?br />  
  “季…”夏曼手里的電話差點沒有拿住,腦子里莫名的就浮現了那張在經常在青春里出現的臉,“季然?”
  
  “是?!倍抨廊舻穆曇粢猜詭С林?,“現場還發現了他的一封遺書。我們....并沒有打開,那上面的收件人,是你?!?br />  
  在東窗事發之后,李子涵企圖攜款私逃,這件事情不知怎么的就被季然給知道了,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子涵就上了季然的車,隨后,就發生了這個慘劇。
  
  電話掛斷之后,杜昀若吸了一口煙,他的目光掠過遠處蓋著兩塊白布的尸體,視線落到了其中一具尸體身上。
  
  那是季然的尸體。
  
  發現他們的時候,李子涵的表情是猙獰的,脖子上有清晰的掐痕,身上多處軟組織受傷,左腳踝脫臼,顯然在生前的時候拼命的掙扎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贵州快三今天的全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