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穿越異世當妖孽 > 終章 你歸我

終章 你歸我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真他哥說要接著舉行狂歡,讓所有人都別急著走,于是很多人都沒先離開。 這次生日宴會,趙家本來就是要在這里開三天,那些富二代都是沒什么要事在身的,所以多在一兩天權當度假。 當然也有要急著走的,那是極少的接手了家族產業的富二代。 趙真默默記下急著走的那兩撥人,來告訴蘇清影。 蘇清影看著羅麗絲,羅麗絲搖頭表示自己不認識那些人。 他們不是專業查案的,現在知道羅麗絲如果出意外對誰有好處,兇手就已經很明顯了。 只是那些被派來的殺手混雜在島上,很難被揪出來,這就必須時刻提防著了。 蘇清影也只能時刻守著她了。 羅麗絲面色蒼白,她雖然在蘇清影的房間休息,卻整宿都睡不著。 一個二十來歲的女人,時刻面臨生命威脅。這種事情,單是心理壓力就很大。 但是他和她不熟,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勸慰的話。 好在趙真已經安排了下午讓羅麗絲先低調離開,蘇清影覺得只要羅麗絲離開這里,應該就會好些。 趙真來找蘇清影,兩個人在露臺上說話。 趙真說:“蘇清影,你再飛一次我看看?!? 蘇清影問:“你要干嘛?” 趙真說:“昨晚我喝醉了,我懷疑我眼花啊?!? 蘇清影拍拍他的肩:“就是你眼花。<>沒錯?!? “不是,我覺得昨晚我真的看見了,而且是兩次……” 趙真不信,還想說什么,卻被蘇清影推出了房間,然后說:“別亂說,否則我把你扔海里喂鯊魚?!? 不管怎么說,一個人能飛,的確算是個天大的秘密,他嘴巴再大也不敢亂說出去。 為這種秘密。趙真甚至覺得蘇清影真敢把他扔海里滅口。 蘇清影這個人對他而言既新鮮又刺激。有點想探索,又覺得似乎有些危險。 蘇清影轉身,就看到羅麗絲看著他。她身上穿著寬松的睡袍,臉色蒼白。眼底有些烏青。 蘇清影走過去問:“你要吃點東西嗎?”。 羅麗絲搖頭:“我沒胃口?!? 蘇清影打電話要了點稀粥和水果。然后對羅麗絲說:“不管有沒有胃口。你也不能讓身體垮了,別人沒殺死你,你自己倒把自己熬垮了。那是便宜了那些要你命的人?!? 羅麗絲全身都在發抖,有人要殺她,她的確害怕。她強作鎮定問:“你昨晚是怎么救我的?能說給我聽嗎?”。 蘇清影讓她坐到椅子里:“你剛剛聽到我和趙真說話了?” 羅麗絲點頭。 他們兩個說話,沒有避著房間中的人,羅麗絲聽到很正常。 蘇清影也就沒有廢話,說:“我精神力比一般人強,昨晚看到有兩個人鬼鬼祟祟往懸崖去,就跟過去看看?!? “跟過去?” 羅麗絲疑惑地看著他。<> 蘇清影撫額:“你要知道我的秘密,就必須保密?!? 羅麗絲點頭:“你救了我的命,我會保密的?!? 蘇清影攤攤手說:“就是你聽見的,我飛過去的,然后救了你,把那兩個人踢海里的?,F在還沒找到,可能他們都喂海魚了?!? 羅麗絲有些虛弱的靠在沙發里,沒有根究蘇清影為什么會飛的問題,而是聲音有些顫抖:“我的保鏢失蹤了?” 蘇清影點頭。剛剛趙真來說了。 羅麗絲的兩個保鏢最終沒找到。這事情很明顯,在這種島上,要一個人消失非常容易,那兩個保鏢應該已經喂了海里的魚了。 羅麗絲手指緊緊交疊,似乎心中掙扎,蘇清影看著她說:“你放心,在你家新保鏢到之前,你在我這里不會有危險?!? 趙真已經通知羅家,那邊說保鏢下午就會到。 趙真準備等羅家保鏢一到就讓羅麗絲離開。 羅麗絲現在在這里,簡直成了他們趙家的一個大麻煩,他迫不及待地想甩了這麻煩。 羅麗絲滿眼復雜地看著蘇清影,半天才說:“其實,蘇先生沒必要為我冒險……” 羅麗絲覺得自己整天麻煩一個陌生人有些欠妥,畢竟蘇清影不是她的保鏢。能救她的命,她已經非常感激了。 蘇清影笑了笑說:“如果蘇小姐覺得欠我,就付保鏢的費用吧,嗯,我可不便宜?!? 羅麗絲有些驚訝地看著蘇清影,最終還是說:“謝謝。<>” 她扭過頭去,不想讓蘇清影看到她落淚的樣子。 她知道蘇清影這樣說,是為了她好受些。像蘇清影這種出手就送上百萬珠寶的人,怎么會缺錢? 蘇清影站到露臺拿出煙開始抽。 他在考慮要如何確認這羅麗絲是不是紫炎?,F在他的修為不足以堪破一個人魂魄的樣子,想要更高的修為,又沒那條件。 他現在只能先保著羅麗絲的命。不和她關系更近一步,也不太疏遠。保持適當的距離。 一個敲門聲之后,只聽門外有人說:“先生,您的午餐?!? 蘇清影掐滅煙頭去開門。一個服務生推著餐車走了進來,然后到餐桌邊,準備把蘇清影點的吃食放在桌上。蘇清影轉身想要叫羅麗絲過來吃飯,結果猛然聽到耳后生風。 蘇清影頭都沒回,就往后一踢。 那服務生“嘭”地一聲被踢出去,撞到墻上又跌落地上。 沒等他起身,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蘇清影這一腳的腳力不弱,他的肋骨已經斷了三根傷及內臟。 蘇清影轉頭看了服務生一眼。猛然看到他手中已經多了把槍。 雖然已經站不起來,但他卻還有開槍的能力。 毫不猶豫的一槍,速度快得驚人,蘇清影往后一仰,子彈貼著他的鼻尖飛過,然后打在落地玻璃窗上,“砰”地一聲,落地窗碎了一地玻璃。 羅麗絲嚇得臉色發青,全身軟在沙發上動都動不了。 蘇清影以飛快的速度起身,上前一腳把那服務生的手骨踩碎??此硪恢皇诌€要去探褲包。蘇清影又踩在他的手臂上,生生把他另一只手的關節踩碎了。 廢了服務生的兩只手,蘇清影好整以暇地打了個電話給趙真。 趙真帶著保安上來,看到屋子中一片狼藉。趴在地上的服務生面色蒼白。全身疼得發抖。 “什……什么事?”趙真第一次見這種場面。 蘇清影指了指地上的槍:“你問他?!? 趙真讓保安把服務生扶起來。服務生疼得齜牙咧嘴。 蘇清影走過去抱起沙發上瑟瑟發抖的羅麗絲,對趙真說:“他進來就動手,還帶了槍。你問他是誰派他來的,同伙還有幾個,都在哪里。如果他不說,你直接把他扔海里。他現在肋骨斷了,兩只手也廢了,其實就是個殘疾,沒什么用,他要不說就扔去海里喂魚,至少對海洋還有些貢獻?!? 趙真聽了蘇清影的話,感覺他壓根不把人命當回事,頓時遍體生寒,這不是他認識的蘇清影啊。 正當趙真準備帶著那殺手出去救治包扎一下的時候,那殺手突然開口說:“你比殺手還狠??!我問你,我們昨天那兩個人呢?” 蘇清影抱著羅麗絲轉頭看了他一眼說:“海里,你去撈吧!” 想想,對趙真說:“聽見沒,他要去找同伴,你就帶到那邊那個觀景臺,把他扔下去,讓他去找?!?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抱著羅麗絲進了臥室。 趙真極度無語,這個人把殺人說得真輕松啊。他覺得他不認識蘇清影了。 他讓保安把那殺手弄走,然后給蘇清影換了房間。 蘇清影想把羅麗絲放在床上,但是羅麗絲拽著蘇清影的衣服根本不肯撒手,仿佛抓著一根救命稻草。 她是真的被嚇壞了。 蘇清影沒轍,只能坐下來低聲安慰她。 趙真來了,看到蘇清影抱著羅麗絲,就說:“你放開她,我有話和你說?!? 蘇清影雙手一抬。趙真才發現是羅麗絲緊緊抓著蘇清影。 他眉眼跳了跳,干脆說:“蘇清影,這渾水你別趟,她家那邊復雜著呢。我們已經聯系羅家了,他家很快派人過來?!? 蘇清影不說話。 趙真又說:“蘇清影,那殺手是你親手廢的吧?據他說,你一腳就踢斷他的肋骨,兩腳踩廢了他的手?!? 蘇清影點頭:“是我做的,嗯?你沒把他扔海里?” 趙真嘴角抽了抽,說:“沒來得及,他被人救走了。他們應該是殺手組織,還有人在島上,你小心他們報復你?!? 蘇清影渾不在意地說:“哦,我等著?!? 趙真這個氣啊,真想揍蘇清影一頓,然后把他拖走,不過現在看蘇清影的身手,似乎他打不過啊。 趙真只能語氣軟下來:“蘇清影,我挺喜歡你的,我想認真和你在一起,這檔子事,你別管了好不好?其實我們以前在一起,挺愉快的?!? 蘇清影語氣很淡地說:“我現在不喜歡你?!? 趙真氣得倒仰,撂下一句話“蘇清影,你就作吧!”然后氣呼呼地走了。 不過,他還是派了四個保安守在門口。 很快,羅家派了四個保鏢過來,但是羅麗絲卻依然不松開蘇清影。 蘇清影小聲安慰:“你家派人來了,你現在很安全了?!? 羅麗絲閉著眼不說話,但是手上卻死拽著蘇清影的衣服。 蘇清影沒轍,很想脫了衣服給她抱著算了。 如果這女人不是紫炎,他覺得他做到這一步已經夠了。 看了看守在外面的保鏢,蘇清影嘆了口氣對那幾個保鏢說:“你們下去吃點東西。我在這里和她單獨說會兒話?!? 蘇清影覺得現在的羅麗絲有心理問題了。讓她回去,她也不回去,就是死拽著他不放。 可能是她覺得只有在他身邊才有安全感。 四個保鏢沒聽他的,只是退出房間,守在了門口。 房間中只剩他們兩個人,蘇清影輕輕摸了摸羅麗絲的頭發說:“唉,大小姐,你這一天都沒換衣服啊?!? 昨晚救到羅麗絲,到現在,她都還穿著那套禮裙。 羅麗絲臉有些紅。低著頭。手指又把蘇清影的衣服捏得緊了緊。 蘇清影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對吧,你抓著我能抓多久,你家來人了,他們能保護你的。嗯。你先放開我。我不走?!? 得到蘇清影承諾不離開。羅麗絲才松開了蘇清影的衣服。 蘇清影皺眉看了一眼被抓得皺巴巴的衣服。他從昨天到今天也沒換衣服。 蘇清影蹲下,從下面看著她問:“你準備讓我陪你多久?” 羅麗絲愣了愣,沒說話。但面色通紅。 蘇清影站起來:“你總得給個時限,我好安排?!? 蘇清影覺得羅麗絲是嚇壞了,所以一直抓著他,她需要一段時間調養。 羅麗絲看著他,不說話。 蘇清影有些無奈,如果這個女人是紫炎,他不介意陪一輩子,但現在這狀況,他搞不清楚啊。 看羅麗絲一臉懵然,蘇清影覺得她這是嚇傻了。 算他倒霉,于是他說:“好了,我陪你,要多久都成,等你不需要了,記得付錢。你耽誤我時間,一年一個億?!? 他三年就掙了上百億,一年一個億還是說的太便宜了。 不過算了,他還能和女人計較? 羅麗絲確定他不會走,就抓的沒那么緊了,走之前她洗了個澡,身體虛得差點暈在浴室里。 趙真本來想用飛機快點送她走,但飛機被他姐派去接人了,所以只能安排船。 走之前,趙真看著蘇清影說:“你小心啊,唉,你管什么閑事???你又不缺錢,攀不攀她,你都能好好的過,何必呢?” 趙真是真正關心他的。 蘇清影點頭,沒說什么,其實他很想說,你要是紫炎,又愿意在下面的話,我可以忍了你是男人。 不過算了,蘇清影沒有說出口。 船到半路就出事了,一聲爆炸,船被炸得四分五裂。四個保鏢沒炸死的,也掉海里了。羅麗絲被飛來的一塊木板砸到了頭,一下就暈了過去。 蘇清影查看了一下,發現就是被砸了一下,頭上有個傷口,不算太嚴重。他解下羅麗絲的絲巾包在頭上止血。然后在海水放眼看去。 目力所及,一只小艇飛速行駛而去。 蘇清影抱著羅麗絲飛在大海上,其余的人他也救不了。 他只能飛快地飛向那小艇。 小艇上有兩個人,一個他沒見過,另一個就是被他打殘的那個殺手。 這兩個人在他上船的時候,根本沒見到,也不知道是躲哪兒了?,F在把船炸了,就想跑?門都沒有。 蘇清影飛上小艇,先把那個沒殘的一腳踢到海里,殘的那個看到他,嚇得直打擺子。 蘇清影又是一腳把那殘的也踢海里了。 他說了一句話:“既然當殺手,就該有隨時去死的覺悟?!? 可惜那兩個人早就被淹沒在海中,沒有聽到。 蘇清影不會開游艇,只能打電話讓趙真派人過來。 以他的修為帶著羅麗絲飛過這大海似乎也可以,不過等飛到的時候,估計會元氣耗竭,這對他而言不是什么好事。 趙真痛苦不堪地開著游艇到了他這里,看看只剩他們兩個了,頓時想死的心都有。 他這次誰都不敢派,只能自己來,就連游艇都檢查了無數遍,確定沒有人藏著和沒有被綁什么奇怪的炸藥才過來的。 趙真一來就對蘇清影吼:“你特么的是鹽吃太多,閑的吧?” 蘇清影擺手說:“好了,你所有損失叫她賠,她有錢?!? 趙真大怒:“這是錢的問題嗎?”。 他擔心的是有錢沒命花。 蘇清影攤攤手:“管他是不是錢的問題?,F在也只有錢了?!? 趙真很想咬死蘇清影。 他咬牙切齒地開著游艇把蘇清影和羅麗絲送上了岸。 羅家那邊也反應的快,又派了六個人來接羅麗絲。 這次羅麗絲昏迷,沒有揪著蘇清影不放,蘇清影很快就脫身了。 趙真見蘇清影這次挺爽快的離開了羅麗絲,有些納悶:“咦,這次你又肯放手了?” 蘇清影問:“不放又能怎么著?我們又不熟?!? 除了英雄救美,他還真找不出理由留在羅麗絲身邊。 憑羅麗絲長得有點像紫炎,就纏上不放,這對蘇清影有點扯。他除了愿意對紫炎付出真心,其他人還是算了。 趙真高興了。 他挺討厭羅麗絲粘著蘇清影的?,F在好了。蘇清影又是他的了。 他上去摟住蘇清影:“走,我們去吃飯。忙活一天,肚子餓死了?!? 蘇清影把他的手打開說:“吃飯就吃飯,別動手?!? 趙真湊到蘇清影耳邊說:“我不止想動手。嗯。等一下我們去開個房間。我好想你啊?!? 蘇清影問:“我上次說的話你沒聽懂?” 趙真“呵呵”笑著:“蘇清影。你要是喜歡女人,那個羅麗絲就不錯了,你現在還不是沒要。別裝了,我知道你還喜歡我?!? 蘇清影無語,這臉皮厚的。 之后的四個月,蘇清影生活恢復正常,除了趙真天天對他進行騷擾,其他都很正常。 不過這種日子,很快就終結了。 這一天,在公司的時候,前臺接待處打電話給蘇清影說一個姓羅的客戶要見他。 蘇清影沒當回事,就去了貴賓接待室。 很多大客戶會特別指名要見他,有時候蘇清影在公司,也接待一下這些客戶。 貴賓接待室,裝修很奢華,掛在墻上的畫,都是些價值不菲的翡翠圖片以及一些專門請成名畫家繪畫的戴著珠寶翡翠的美人。這些都很符合他們公司的風格。 蘇清影走進來才發現那姓羅的客戶,居然是羅麗絲。 羅麗絲現在的面色很好,紅潤健康,和分開那時對比簡直判若兩人。 她面前放著一杯咖啡,還冒著熱氣,不過她正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們公司的珠寶宣傳畫冊。 蘇清影很客氣地跟她打了聲招呼,然后在她對面坐下。 羅麗絲放下畫冊,開口說:“多謝蘇先生救我,這里是我的一點心意?!? 說罷,羅麗絲把一張卡推到蘇清影面前。 這是來報恩的啊。 蘇清影沒接,擺手:“相見即是緣分,我也沒做多少?!? 現在看羅麗絲精神很好的樣子,蘇清影挺高興的,他特別看了她的眼睛和下巴,越看越覺得像紫炎。 羅麗絲看著蘇清影問:“你不看看有多少?” 蘇清影不說話。 有多少他也不稀罕,反正他的錢他自己都用不完。 不知道為什么,蘇清影覺得這次的羅麗絲和上次見的很不相同。 上次她被嚇壞了,那樣子肯定不是她的常態。 羅麗絲把卡翻過來,背面寫著一個金額和一串密碼。 蘇清影愣了愣,隨便瞄了一眼,這是有幾個零?比一億還多?好像太多了吧? 羅麗絲說:“我把股權賣了,錢都在這里了?!? 蘇清影接著發愣,這什么個意思? 羅麗絲把銀行卡遞到蘇清影手中:“錢都歸你,你歸我?!? 啥? 蘇清影表示他沒聽懂。 羅麗絲身體前傾,把蘇清影的領帶拉過來:“我再說一遍,你歸我?!? “不行!”沒等蘇清影回答,趙真闖了進來。 蘇清影有些尷尬,他想不通這是怎么回事。 不過,羅麗絲身上這點霸氣讓他感覺莫名熟悉。 趙真指著羅麗絲怒道:“你以為有錢了不起???” 趙真一聽說羅麗絲來公司找蘇清影,馬上就警覺起來。因此趕了過來。結果就聽到這么一句,這還了得? 羅麗絲要用錢買蘇清影,這種事情真是好笑了。要買也該他買。 羅麗絲手往回一拉,蘇清影頓時脖子一緊。他不能再沉默了,問:“你想干嘛?” 羅麗絲對蘇清影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然后轉頭目光冰冷地對上趙真,惡狠狠地說:“我這是拿回屬于我的東西,你有意見?” 這句話一出口,蘇清影還沒有火冒三丈,趙真先不干了。怒問:“你的東西除了錢。沒別的了。你們姓羅的是不是跟我杠上了?你弟搶完你來搶?” 蘇清影把羅麗絲的手指一個個掰開,松了松領帶,脫了扔地上。 戴著這東西容易被人像牽狗一樣牽著,他挺不爽的。 而且被人當東西搶。他表示更加不爽。 面對身材魁梧的男人。羅麗絲卻毫不示弱。站起身,瞇眼問:“你有什么資格跟我說這個?” 趙真被她看得發毛,一下變得沒什么底氣。但猶不甘心:“你特么的吃錯藥了吧?” 跑他們公司來發瘋,有病吧? 蘇清影看著羅麗絲,突然發現她此刻不止長得像紫炎,連那霸道氣質都一模一樣了。 他閉了閉眼,心中有個聲音告訴他,這就是紫炎。 羅麗絲突然變得那么霸氣,而且對他志在必得,雖然很突兀,但是這如果是紫炎,就完全說得通。 蘇清影睜開眼睛,走到羅麗絲面前,說:“成交,走吧?!? 他拿著那銀行卡摟住羅麗絲的腰笑著說:“紫炎,你才來啊?!? 紫炎眨眨眼:“我來了四個月了,不過處理了一些雜事?!? 蘇清影仔細想了一下,四個月前,羅麗絲被那塊木頭撞了腦袋,大概醒來之后,就是紫炎的魂魄占據了身體。 總之,現在這個女人就是真正的紫炎。 趙真一腦袋霧水,看蘇清影摟著羅麗絲往外走,頓時跳著腳叫:“蘇清影,你特么的也吃錯藥了?” 蘇清影為錢把自己賣給一個女人,趙真想不通了。 蘇清影轉頭對趙真說:“我早跟你說了,我喜歡女人,你不信?” 趙真瞪大眼睛,不明白這奸|情是什么時候在他眼皮子地下發生的。他就不信蘇清影會莫名其妙為了錢跟著一個女人走。 出了辦公樓,紫炎的豪車就停在門口。 蘇清影問:“我們現在去哪兒?” “去我那兒,我新買了一處住宅?!绷_麗絲說。 蘇清影點頭:“好,你說去哪兒就去哪兒?!? 紫炎的腳步停頓了一下,轉頭看了看高聳的辦公樓,對蘇清影說:“你跟那個趙真……” 蘇清影擺手:“別提了,是前面那位的風流債?!? 這醋味,真是隔了幾世都那么熟悉。 幸好今天滿藝華出去辦事了,否則他還得解釋他跟滿藝華怎么回事。 紫炎還想說什么,卻被蘇清影推進車里,然后吻上了她的唇。 *********番外分割線********* 紫炎迷迷糊糊地翻了個身,身邊空蕩蕩的。她嚇了一跳,睜開眼,身邊沒人。不過,蘇清影味道似乎還留在枕頭上,紫炎輕輕一吸鼻子就聞到了。 來到這個世界幾個月了,她總感覺像是在做夢。 剛來的時候,一睜眼就看到她這個世界的父親滿臉心疼地看著她,跟她單獨談話,讓她放棄那百分之三十的家族股權,并承諾他會給她更好的。 紫炎覺得聽不懂,但是她卻聽懂了,如果她不放棄那些東西,就會被人謀殺。 紫炎不想死,點頭答應,然后被教著簽了無數名字,后來他父親給了她一張叫做銀行卡的東西,告訴她錢都在里面。 這事很久以后,事實證明,她的父親是為了她好。 紫炎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讓人給她講述了這個世界的基礎知識,然后她發現,這個世界似乎和當年蘇清影描述的一個世界很像。 蘇清影會不會在這個世界? 第三個月的時候,她對這個世界有了基本了解,然后從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兄弟那里聽說了蘇清影的事情。 她讓人去查了這個名叫蘇清影的人,得到了關于這個人的信息。 這個人三年前是個窮光蛋,但卻用了三年的時間發財了。 這個人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 據她的保鏢說,這個人四個月前救過她。 趙真那大嘴巴把蘇清影救她的事情,跟她那個弟弟大說特說,她弟弟學說了一遍給她聽。 情節很精彩,不過很多不合邏輯或者刻意遺漏的地方,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比如蘇清影晚上不睡覺跑樹林中遇見有人要弄死她。 比如在海中央,蘇清影帶著她逃出被炸碎的船,趙真用游艇送她上岸。 紫炎覺得糾結那些邏輯性的過程根本沒用,所以她決定見見蘇清影。 她沒有正式去見蘇清影,而是通過一次社交聚會,遠遠觀察了一下蘇清影。 她躲在柱子后面,看到蘇清影的時候,就知道,他就是她要找的那個人。 當看到蘇清影和人說話時,別人對他表現出親近之意的時候,她就會嫉妒得發狂。 她對蘇清影有種烙印在骨子里的感覺,不管蘇清影變成什么樣子,她都能第一時間感覺到。 這似乎已經變成了她的一種本能,而且想要獨占蘇清影,也是這種本能之一。 她那天并沒有出現在蘇清影面前,而是回去做了一些準備,才特意去蘇清影的公司見他。 幸好蘇清影也認出了她,她也就不用大費周章地去想辦法得到蘇清影了。 想想往世,為了得到蘇清影,她沒有一次是容易的。 這次很順利,蘇清影和她一起住了,沒有任何人來干涉他們。 不過婚禮的事情,她父親不肯草率,所以正在籌備中。 蘇清影的父母很普通,自然幫不了什么。而蘇清影又是個不太愛管細節的人,顯然也不適合去操辦婚禮。 羅總對蘇清影的印象不錯,畢竟沒有蘇清影,他這個女兒早就沒了,所以大手一揮,讓蘇清影入贅,他家全權操辦婚禮。 蘇清影不想折騰,沒什么意見,于是羅家開始緊鑼密鼓地操辦婚禮。 她父親甚至送了一座島給他們作為禮物。不過那座島正在建設中,暫時不宜居住。 紫炎下床,把厚重的窗簾拉開。下面的花園中,薔薇花正在盛放。 她穿著睡袍,光腳走出了房間。 廚房中傳來聲響。 紫炎走到廚房門口,就見蘇清影穿著圍裙正在廚房中做早餐。 紫炎倚在門口問:“家里的阿姨呢?” 蘇清影轉頭對她說道:“哦,她家有事,回去了,今天我做給你吃?!? 他們住處很低調,雖然是富豪區,但房子的面積不算很大,所以只用了一個阿姨負責煮飯,其余的事情,用的是鐘點工。 紫炎笑了笑,去洗漱穿衣了。 早餐上桌,有粥,有餃子,還有果汁和牛奶。 蘇清影給紫炎盛了一碗粥說:“你嘗嘗味道怎么樣?我跟阿姨學的?!? 紫炎嘗了一口,神色愉悅地說:“挺好的?!? 對她而言,蘇清影是最好的,他做的一切都是好的。(未完待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
贵州快三今天的全部开奖号码